欢迎访问“新闻传媒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新闻传媒网

热门关键词: 中时代   ê±′ú  as

河南首富朱文臣私生活混乱,藐视国家相关法律

来源:中商新闻网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0-17
摘要:原标题:朱文臣的惊天骗局 朱文臣 朱文臣,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中共周口市委委员,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辅仁药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号称河南首富周口一霸,上市公司辅仁药业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600781)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 犯罪
    原标题:朱文臣的“惊天骗局”
 

 


朱文臣

  朱文臣,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中共周口市委委员,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辅仁药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号称“河南首富”“周口一霸”,上市公司辅仁药业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600781)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

  犯罪事项如下:

  1、财务造假,欺诈上市,开药集团虚报净资产17亿,虚报利润14亿元,

  2、骗取金融机构资金,总负债120亿元

  3、偷漏巨额税款:开药集团偷漏所得税至少10亿元,辅仁集团偷漏税至少20亿元

  4、侵吞国有资产——宋河粮液商标价值数十亿元

  5、通过巨额商业贿赂的方法获得基金股权投资

  7、在企业巨亏的情况下,非法转移巨额财产,2013年在美国现金购买酒庄豪宅,购买价格折合人民币1.6亿元,洗钱出境至少5亿元

  8、严重违法计划生育法,超生5名子女,包养情妇,有私生女一名

  9、勾结犯罪分子和不法商人,大搞团团伙伙

  10、打击报复、诬告陷害前任总经理邱云樵,侵夺高管股权

  一、开药集团虚报净资产17亿,虚报利润14亿元,伪造银行印鉴制作假银行对账单,朱文臣涉嫌虚假信息披露罪、欺诈发行股票罪和伪造公文印章罪

  2015年12月21日,辅仁药业(股票代码600781)公布重组方案,拟以78.09亿元的价格收购大股东辅仁集团所持的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认为开药集团属于优质资产有巨额盈利,但是,开药集团的纳税申报却是严重亏损。经过财务数据分析比对,可以发现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开药集团出具的审计报告(瑞华专审字 [2016]41100001 号)中开药集团(母公司)的财务数据与其每年国税纳税申报数据差异巨大,财务严重造假。如此行为严重侵害广大证券投资者的利益,危害证券市场,涉嫌虚假信息披露罪和欺诈发行股票罪。

  截止2015年12月31日,公告开药集团(母公司)所有者权益24.68亿元,而国税申报为7.3亿元,相差17.4亿元,相差3倍多;公告未分配利润8.96亿元,国税申报为-5.57亿元,相差14.5亿元。(附件1公告财务数据、附件2国税申报财务数据、附件3公告与国税申报资产负债表差异、附件4差异分析。)

  上市公司公告的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审计报告与国税申报

  财务数据差异(2015年)(非合并报表)

  项目 上市公司公告的开药集团审计数据 国税系统申报数据 差额

  未分配利润 895,630,749.70 元 -556,799,242.49 元 14.5亿元

  所有者权益(或股东权益)合计 2,467,894,307.74 元 731,868,361.29 元 17.4亿元

  负债合计 1,236,092,808.01 元 1,657,531,334.29元 -4.2亿元

  负债和所有者权益(或股东权益)总计 3,703,987,115.75 元 2,389,399,695.58 元 13.2亿元

  关于盈亏,开药集团纳税申报亏损5.57亿元,信息披露却盈利8.96亿元;关于净资产,纳税申报7.3亿元,信息披露却是24.68亿元,最终采用收益法资产估值78.09亿元。采用收益估值法,关键要看企业盈利能力有多强,是否真有盈利。开药集团虚报盈利是为了伪装成优质资产借壳上市,高估值拉高股价,进而通过连续操作解决整个辅仁集团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开药集团提交的银行流水多系假造,是伪造银行印鉴制作的假银行对账单。

  二、朱文臣利用虚假财务报表,骗取金融机构资金罪

  (一)利用虚假财务报表,骗取银行贷款

  信息披露辅仁集团的财务数据与国税系统申报数据差异更是巨大,按照纳税申报数据,宋河酒业、开药集团都已濒临破产。

  上市公司披露的辅仁集团最近三年的合并报表财务数据 单位(万元)

  摘自辅仁药业上市公司《收购报告书摘要2016年4月》第12、13页(见附件5)

  项目 2015年 12月31日 2014年 12月 31日 2013年 12月 31日

  资产总额 1,843,030.69 1,523,953.53 1,270,000.81

  负债总额 1,145,271.66 947,241.07 822,339.28

  所有者权益 697,759.03 576,712.46 447,661.53

  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 401,449.90 311,606.67 252,174.71

  项目 2015年度 2014年度 2013年度

  营业收入 835,370.77 783,675.17 702,317.42

  营业利润 136,508.61 121,178.98 94,751.81

  利润总额

  141,204.50 123,863.71 97,254.24

  净利润 102,956.42 97,385.32 74,217.49

  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63,054.80 59,567.43 43,071.27

  资产负债率

  62.14%

  62.16%

  64.75%

  净资产收益率 14.76%

  16.89% 16.58%

  辅仁集团及3家关联公司国税申报主要财务数据

  截止2015年12月31日,单位(元)

  公司名称 未分配利润 净资产 总资产 负债

  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 -556,799,242 731,868,361 2,389,399,695 1,657,531,334

  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715,850,787 -301,876,787 1,876,057,782 2,177,934,569

  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

  -46,811,987

  (2015年初为-1,573,475,663.92 ,当年净增15亿多) 380,485,194 6,181,131,636(2015年初为3,983,873,305.93 ,当年净增22亿) 5,800,646,441

  河南辅仁控股有限公司 -6,753,026 93,246,973 1,558,503,596 1,465,256,623

  比较以上两表可以发现,纳税申报显示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河南辅仁控股有限公司全部亏损,未分配利润均为负数。其中宋河酒业净资产-3.02亿元,已经达到了资不抵债的破产标准。开药集团虽然申报净资产7.3亿,但是考虑到开药一、二、三、四期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股权投资十几亿元,这些计划明确表示“第一还款来源”是“开封制药IPO后,津诚豫药合伙企业出售所持股份的收入”“开封制药IPO后,平安创新资本出售所持股份的收入”(附件6资管计划说明书),如果开药上市不成,这些股权投资基金就会根据对赌协议变为高息债权赎回。一旦发生股转债,则开药集团将瞬间破产,除非有新的基金接盘。一个行将破产的企业被吹嘘成优质资产,企图瞒天过海欺诈上市,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和证券市场秩序。

  值得注意的是,辅仁集团纳税申报未分配利润2015年期初为-15.73亿元,年底变为-0.468亿元,当年净增15亿元;纳税申报总资产2015年初为39.84亿元,年底为61.81亿元,当年净增22亿元。2015年,在整体下滑的宏观经济背景下,辅仁集团是如何实现如此巨大的利润和资产扩张的?财务造假的痕迹十分明显。

  辅仁集团总负债约120亿元,其中银行贷款至少80亿元,涉及国家开发银行(郑州分行)、农业银行(鹿邑县支行)、中国银行(周口分行、开封分行)、工商银行(鹿邑县支行、开封分行)、等几十家银行机构,由于财务报表虚假,其贷款行为涉嫌骗取银行贷款罪。附件7,辅仁集团银行借款明细。

  辅仁药业集团向金融机构提交的财务报表显示,辅仁药业集团母公司近四年来的营业收入(2014年截止到11月份的数据)分别为:203668.53万元、232254.70万元、278385.87万元、297521.23万元。2011年—2013年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4709.23万元、33070.37万元、42648.96万元,2014年11月净利润为11.488亿元(见下表),这与纳税申报2015年初未分配利润-15.73亿元数据差异巨大,明显属于利用虚假财务报表骗取银行贷款、合同诈骗。

  2010年至2013年,朱文臣多次伪造开药集团等公司董事会成员的印鉴签名,使用虚假财务报表骗取银行贷款高达80多亿元。近五年来,辅仁集团各公司的绝大多数贷款均涉嫌造假骗贷,虚假财务报表和假签名可到银行和金融机构实地查取。

  辅仁药业集团公司利润表(母公司)(向金融机构提交)

  单位:万元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11月

  一.营业务收入 203668.53 232254.70 278385.87 297521.23

  减:主营业务成本 147375.71 165443.74 198621.87 195982.97

  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 895.60 1296.50 1400.69 1919.42

  销售费用 16220.21 15358.10 16933.16 14631.32

  管理费用 6355.73 8438.80 15405.05 11843.98

  财务费用 9499.40 14110.97 21652.89 26132.66

  资产减值损失 80.27 210.97 5119.78 -

  投资收益 7123.13 11196.29 28456.23 77712.97

  三.营业利润 30364.74 38591.91 47708.36 124723.85

  营业外收入 2629.31 3150.23 3328.68 1947.79

  减:营业外支出 48.42 39.61 872.72 90.08

  四.利润总额 32945.64 41702.53 50164.32 126581.55

  减:所得税 8236.41 8632.16 7515.36 11699.15

  五.净利润 24709.23 33070.37 42648.96 114882.40

  (二)虚构债权,骗局金融机构资金

  辅仁集团总负债约120亿元,资金链濒临断裂,集团内部处于拆东墙补西墙的财务困境,“庞氏骗局”穿帮在即。最近两年,辅仁集团虚构集团内部关联债权债务关系,骗取金融机构重组资金支持,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河南分公司合作了四期不良债权重组融资(《债权转让协议》河南Y16150006-3、4、5、6、7号;河南Y16160006-1、2、3、4、5、6、7、8、9号,河南Y16160006-2号;河南Y161500012-3、4、5、6、7、8号;河南Y16150068-1、2、3、4、5、6、7号),总金额11.2亿元,其中9亿元用于集团内部不良债权重组。

  2015年1-2月份,以辅仁集团欠子公司宋河酒业1.5亿元无力偿还形成不良为由,从华融资产融资1.5亿元,期限两年。2016年3-4月份,又以宋河酒业欠母公司辅仁集团2.4亿元无力偿还形成不良、开封制药对子公司东润化工6000万元债权不良为由,从华融资产融资3亿元,期限两年(附件8华融资产不良债权重组系列方案)。

  这里出现了问题,2015年母公司欠子公司,2016年变成子公司欠母公司,从法理上讲公司之间相互拖欠、无力偿还形成不良,这些债权(均无担保)本该相互抵销,然而辅仁集团把这两笔债权独立、割裂开来,分别作为基础资产从金融机构再融资。这样做明显夸大了资产规模,涉嫌骗取金融资金,加之向金融机构提交的其他财务数据虚假,使华融资产等金融机构面临债权风险。如果华融资产将这些债权进一步证券化卖给银行或者其他市场机构,则将风险转嫁给下家。由此可见,辅仁集团利用内部债权再融资的行为,有可能引发一连串的金融违约,危及市场安全。

  假如辅仁药业集团财务造假,那么为开药集团出具审计报告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及会计师靳红建、郭惠。独立财务顾问: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大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律师、法律顾问: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河南天基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北京国融兴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包括河南金鼎会计师事务所都可能会被牵涉到下列罪名:涉嫌中介组织人员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中介组织人员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

  三、开药集团仅偷漏所得税一项至少10亿元,辅仁集团偷漏税至少20亿元,朱文臣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和偷漏税罪

  公告财务数据与纳税申报差异巨大,该差异无法确定是否为重大调整所致。但如果是因会计差错调整所致,那么开药集团应按规定缴纳截止2015年12月31日调增所有者权益17.4亿元(其中调增利润15.59亿元)形成的各项税费,包括流转税和所得税等。据此保守推算,仅所得税一项就少缴纳5.2亿元(见附件4差异分析)。由于披露的开药集团合并报表盈利和资产比开药母公司单体数据增加很多,如果合并子公司,整个开药集团偷漏所得税至少10亿元。

  “辅仁系”多年来一直伪造营业收入、流水和盈利,由于不愿按公告数据交税,为了少缴增值税,朱文臣购置专门印刷机,放置在鹿邑县公司和自己家中,私刻印章,印制假发票、假增值税发票。上市公司2010年至今从未有过真实财务资料。据调查,开药集团2012年至2016年3月缴纳增值税不足2000万元。如果算上营业税、增值税,那么数年来,辅仁集团偷漏税额将在20亿元以上。

  近年来,关于辅仁药业生产经营的负面报道很多,例如网媒报道《辅仁药业生产的“炎琥宁”在湖南邵阳致人死亡》(附件9),据传朱文臣赔偿受害人家属140多万元,私了此事。2016年8月23日《京华时报》报道河南辅仁堂制药有限公司阿胶类产品被查出含有牛皮源成分,以牛皮替代驴皮生产阿胶。

  四、朱文臣涉嫌侵吞国有资产罪,侵占河南宋河酒厂“宋河粮液”商标

  2005年,朱文臣为了侵吞国有企业河南宋河酒厂,设法让宋河酒厂申请破产(2007年),在会计处理上强行将宋河酒厂净资产做成零,当时就能估值十几亿的驰名商标“宋河粮液”没有计入资产,最终被朱文臣盗用至今。收购过程中的合同、财务报表等资料在河南省财政厅、国资委、周口市国资委等部门都有备案存档,一查便知。

  当时还有一万多吨原酒没有入账,被朱文臣侵吞。朱文臣以极低的成本收购了国有企业宋河酒厂。参见附件10《辅仁药业并购起底:开药集团78亿估值现神秘推手》——载《证券市场周刊》2016年8月12日,第29页。

  五、朱文臣涉嫌行贿罪,通过商业贿赂的方法取得投资

  辅仁集团2014年向河南省鹿邑县公安局报案,控告辅仁药业(600781)原总经理邱云樵职务侵占,该案卷宗侦查材料中,鹿邑县公安局2014年11月7日对董事长朱文臣的询问笔录(第二次)第2页(见附件11),朱文臣自述行贿经过如下:

  “2010年‘上海平安投资公司'欲投资我集团下属的子公司‘河南省宋河股份有限公司',于是我集团公司就安排邱云樵去谈这个事,‘上海平安投资公司'派的是汪元刚经理,当这个投资项目谈到正关键的时候,邱云樵给我说,汪元刚要2000万元去运作,因为‘上海平安投资公司'对‘河南省宋河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项目比较大,我就同意了,邱云樵把汪元刚指定的账号给我说了,我安排集团公司郑州财务部门的秦经理给汪元刚打2000万元,这个投资项目投资的很成功”。

  根据朱文臣的这段话可以看出:在2010年深圳平安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花1.451亿元购买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79%的过程中,存在巨额的商业贿赂,而且是辅仁集团实际控制人朱文臣亲自安排的。这笔钱于2010年6月、8月分两次从辅仁集团郑州办事处对公账户汇入上海平安投资公司汪元刚经理指定的其岳母邵中娥的个人银行卡(见附件12第一次汇款1500万元、第二次汇款5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开药集团之后发行的4期专项资管计划,都与平安投资经理汪元刚有关,而且存在更大的商业贿赂行为,朱文臣至少贿赂汪元刚等人6000万元。经穿透后发现,前三期开药专项资管计划通过有限合伙的形式持有开药集团的股份,分别进入了本次重组14个交易标的中的3个有限合伙,其中主导者与深圳市平安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关系密切,见下图(摘自《辅仁药业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 (161166 号)之反馈意见回复》第7-1-193页)。

  开药一期资管计划,全称《金元惠理平安开药专项资产管理计划》,2013年12月19日证监会备案,该资金后进入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开药集团14个股东之一的平嘉鑫元(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开药二期资管计划,全称《金元惠理开药二期专项资产管理计划》,2014年3月29日证监会备案),该资金后进入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开药集团14个股东之一的万佳鑫旺(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开药三期资管计划,全称《金元百利开药三期专项资产管理计划》,2014 年6月11日证监会备案,该资金后进入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为开药集团14个股东之一的津诚豫药(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附件13,《辅仁药业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 (161166 号)之反馈意见回复》第7-1-68页、第7-1-72页、第7-1-70页)。

  汪元刚身为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资产管理部工作人员,于2014年9月15日同一天在上海几乎相同的地址设立3家资产管理公司,分别是:上海珈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和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方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三家公司股东都是汪元刚和妻子金和枝,法定代表人都是汪元刚。之后汪元刚利用这三家公司接受商业贿赂,其中至少有6000万元来自朱文臣和辅仁集团。

  2014年之后,汪元刚财富明显增多,购置了顶配的路虎,经常和妻子儿女全世界旅游,每年都要去欧洲、澳洲、美洲等地度假(附件14汪元刚公司和亲属基本信息)。

  六、在企业巨亏的情况下,非法转移巨额财产至海外,非法利益输送

  (一)在辅仁集团存在120亿负债,企业严重亏损的情况下,朱文臣与其妻刘秀云假离婚,非法转移大量资金至海外。

  朱文臣与刘秀云2010年在国内办理离婚手续,之后朱文臣向中国银行、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建信租赁等金融机构出具的身份信息中,婚姻状况为离异、单身。但是,2013年朱文臣和刘秀云却以夫妻名义在美国花巨款现金购置豪宅和酒庄葡萄园。

  其一,2013年6月6日,现金购买加利福尼亚州索诺马郡酒庄(PO BOX 239,SONOMA,CA95476-0239,SONOMA COUNTY),面积约395亩(2,831,400平方英尺),价格15,435,000美元,折合人民币1亿多元。朱文臣购买之时非常嚣张,美国媒体对此有报道(附件15美国酒庄登记信息、报道和照片)。此酒庄曾是沙特王子的度假庄园。

  其二,2013年1月18日,在美国著名的豪华别墅区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郡布拉德伯里城(地址:123BLISS CANYON RD,Bradbury,CA91008-1102,LOS ANGELES COUNTY),现金购买购置豪宅两套,套内面积2000平米,占地13亩(92,291平方英尺),价格6000多万元人民币($9,263,000)(附件16美国不动产登记文件)。

  综合分析上述迹象,朱文臣夫妇有假离婚真逃债的嫌疑。朱文臣和妻子、情妇、五个子女(附件17朱文臣亲属基本信息),经常出国游玩,挥金如土。

  朱文臣实际控制的辅仁集团长期亏损,上市公司19年不分红,靠政府补贴过活(4年获补贴3496万元,附件18),朱文臣美国投资的财产从何而来?答案离不开侵占上市公司资产、转移公司资产、骗取银行贷款和金融机构资金。

  其三,朱文臣利用朱文玉、王敬之、骆伟、秦建超、董丽云以及在美国的公司(Furen Pharma USA Inc),从集团账户倒出现金,洗钱至海外,近年来累计倒出现金十几亿元(见附件19朱文臣犯罪集团主要成员基本信息,附件20朱文臣犯罪知情人和协助调查人基本信息)。

  其四,2014年6月,朱文臣携带20万美元从北京首都机场出境时被查扣,朱文臣疏通贿赂海关官员后摆平,缴了部分罚金。北京机场海关有案件记录。

  (二)非法利益输送,损害银行债权人和股东权益

  公告显示,2013年10月至2014年11月,开药集团共发生七次股权转让。辅仁集团四次受让股权,三次对外转让股权,在股权转让过程中存在利益输送、损害债权人尤其是银行债权人的嫌疑。

  其一,以盘古天成(深圳市盘古天成股权投资企业)为例,2010年向开药集团投资约1400万元,2014年6月、8月分两次退出时,获得开药集团回购款共约4600万元(见附件21,开药集团2014年股权变动表)。以履行对赌协议的名义向部分债权人支付超额利息,减少了公司净资产,明显损害其他股东和银行债权人的利益,涉嫌利益输送。

  其二,上市公司将位于上海江宁路的两个地块置换给朱文臣妻子刘秀云的公司,此事迟迟不披露,一直有侵害上市公司的嫌疑。2015 年7月16日,河南证监局做出了《关于对辅仁药业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实施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2015〕18 号)以及《关于对朱文臣、张海杰实施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15〕17 号)。

  其三,近年来辅仁药业重大事件审议违规,不合法进行信息披露的事情多有发生, 朱文臣2016年9月9日已经被上交所予以监管关注(附件22),起因也是资产处置违法违规。

  七、严重违法计划生育法,超生五名子女,包养情妇,有私生女一名

  朱文臣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法》,共生育6名子女(死亡1人):朱少丹、朱少凤、朱少柏、朱少川、朱彦虹等。最小的女儿朱彦虹是其与情妇王彩雯所生。

  2015年9月、10月,武姣姣实名向全国人大和河南各级计生委举报了朱文臣的上述违法事项,河南省组成了所谓的专案组,据说对其超生事实已经确认,但是至今没有处理结果公布。

  八、大搞团团伙伙,与犯罪分子多有勾结

  近年来朱文臣假借鹿邑老子研究之名,把一些在河南工作的、北京工作的,现任的、退休的河南籍、周口籍领导干部,包括党委系统、政府系统、金融系统的干部和商人汇集一起,定期聚会,大搞山头主义,大搞小团伙主义。朱文臣经常说自己中央有人罩着,在河南没有人能动得了他。谈起河南的纪委和公检法,朱文臣不屑一顾,自称是省长书记的座上宾。

  通过勾结团伙,打击人民群众,公司高管和员工,谁抵制他的违法违规犯罪行为,他就打击迫害谁,诬告陷害谁。

  其二,曾行贿丁书苗2000万元,给企业造成重大损失。

  其三,曾行贿范增玉1000万元,范增玉是原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已被判死缓。

  九、打击报复诬告陷害辅仁药业(600781)前任总经理邱云樵,侵夺高管股权

  辅仁药业(600781)前任总经理邱云樵看不惯朱文臣搞垮公司的行为,勇于抵制朱文臣侵吞公司资产的行为,公然质问朱文臣公司为什么亏空如此巨大,并坚决维护员工利益,2013、2014年上市公司从上海迁址鹿邑县,邱云樵帮助任文柱等员工要求股东兑现奖金和福利,被朱文臣怀恨在心。

  2014年底,朱文臣指示辅仁集团向河南省鹿邑县公安局诬告陷害邱云樵职务侵占,致使邱云樵2015年5月19日被刑事拘留。此后,鹿邑县检察院超期羁押,鹿邑县法院以莫名其妙的“不可抗力”为由裁定中止审理(见附件22,鹿邑县法院刑事裁定书)。至今,邱云樵已经被无辜羁押17个月。

  在邱云樵被逮捕后,朱文臣趁机威逼侵夺邱云樵、孟庆章、朱亮等高管所持北京克瑞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的股权(这些高管通过北京克瑞特间接持有开药集团的股权),要求邱云樵等人的股份代持人以2010年的出资价格原价退出(见附件23,股权退出合同)。

  邱云樵是朱文臣16年的合作伙伴,对朱文臣事业的发展贡献巨大,朱文臣打击报复、诬告陷害邱云樵,实属忘恩负义、丧心病狂。

  十、严厉查处朱文臣

  朱文臣身为共产党员、辅仁集团党委书记、中共周口市委委员、全国人大代表,严重违反党纪,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法,超生5名子女,生活糜烂,奢侈腐化,包养情妇,有私生女一名;勾结犯罪分子和不法商人,大搞团团伙伙,违法犯罪;打击迫害人民群众和公司员工,诬告陷害敢于抵制其犯罪行为的公司高管。

  朱文臣已经涉嫌虚假信息披露、欺诈发行股票、侵吞国有资产、偷漏税、虚开增值税发票、伪造公文印章、骗取银行贷款罪、贷款诈骗罪、合同诈骗罪、洗钱罪、诬告陷害罪等多项犯罪。

  因此,强烈要求按照党纪国法,严厉查处朱文臣,给予党纪处分,罢免其全国人大代表资格,并追究其行政和刑事责任。并督促河南省司法机关公正审理邱云樵案。

  十一、鹿邑县司法机关违法侦办邱云樵案情况

  朱文臣诬告陷害邱云樵职务侵占罪一案,在案件办理中本案混淆罪与非罪,侦查程序多处违法,存在操纵玩弄司法程序、玩忽职守、徇私枉法的嫌疑。

  其一,侦查阶段,公安在网上发布《案情调查报告》。2015年10月1日县公安局曾将案情写成偏袒倾向性的“调查报告”发布于互联网站上(古汉台网等)。

  其二,检察院超期羁押2个多月。

  其三,诉讼文书迟延送达律师,包括起诉通知书、中止审理裁定通常都是做出后1、2个月送达律师。

  其四,法院中止审理的理由奇怪。而且中止审理的理由是“因不能抗拒的原因,致使案件在较长的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究竟什么是“不能抗拒的原因”,法院没有解释。严重侵害公民权益。

  其五,朱文臣和汪元刚行贿受贿对合犯罪铁证如山,鹿邑县检察院却包庇袒护二人本案证据链十分虚假脆弱,内在逻辑不合常理。想仅靠朱文臣的弟弟、爷爷言辞孤证定罪,诬告陷害痕迹明显。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邱云樵案的侦办人员近期纷纷落马。鹿邑县公安局原局长赵建设已被双规,副局长刘政和政委被免职,检察长韩晓相被多人实名举报,都是因为公检法串通违法犯罪的窝案!鹿邑县这样的司法队伍、这样的司法环境能办出什么样的案件?公权力滥用必将成为人民公敌!为了真理和正义,为了社会主义经济秩序,为了不让更多的股民被骗去血汗钱,本人愿付出生命和血的代价,与邪恶抗争到底!

  作者:武娇娇

  身份证号22010419820416038X

  委托联系人:丁计魁,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联系电话:13720098685
    文章来源于:http://www.dmnic.org/2016/sh_1009/3871.html

责任编辑:admin

新闻传媒网整理发布

新闻传媒网 版权所有

手机:15588886666 邮箱:
联系电话:010-8888888 地址: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6-B